许是故人来
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响贪欢。

排位打得心累……自从前段时间在赏金用大招拍死了菠萝四次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。。。农药第一次氪金就为给我乔姐买了新衣服!首个满级英雄了快有了~

每次玩大乔都提心吊胆O_o

日常沉迷游戏,输赢全靠队友

扎心了∏_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低段位的心酸

【中太/芥太】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(ABO)

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:


*灵感来自电影《低俗小说》。向原作及导演昆汀致敬!

芥川打开门,扑面而来的是空荡荡的白色皮沙发,太宰治不在,他刚这样想了没一会儿,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在这个有些过分私人化的空间里响起来,“芥川。”他的声音有些慵懒,带着点线条感,形状就相当于一只细脖子的花瓶,听上去很轻佻。芥川龙之介下意识的往四下看了看,他看到沙发旁边堆着歪歪扭扭的画板,上面画着好像痉挛的肖像画。太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,透过话筒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失真,像隔着一片香烟的烟雾。他告诉他,去对讲机那边。芥川觉得这真是一个马虎的家伙,他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对讲机在哪里,索性这间屋子里的陈设少得可怜,他轻易地找到了墙壁上的对讲机。

“你好。”芥川的语气一板一眼的,乍一听有种怪异的可爱,太宰治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好吧,你可以去酒柜里拿点喝的,我马上下来。”

芥川没有去拿酒,甚至也没有坐下,仅仅是干巴巴地站在那儿。他搞不懂为什么他的上司——中原中也,会让他来照顾他的omega。芥川少言,在人际方面显得慢热又木讷,或许这让中原觉得他很老实,这才把太宰交给了他。据说太宰是个特别让人不省心的omega,他的秉性风流,根本没有传统omege的道德观,哪怕是跟中原结婚了也能半夜跑出去乱搞。中原中也几乎被他气死,现在只要看见他身边有个alpha就要开枪崩了那个A。加上太宰治乐忠于自杀,往常因为中原从中作梗,成功率近乎于0。最近眼看着中原中也要去俄罗斯出任务,怕没一个alpha镇着他的话他会鬼使神差地死在哪条阴沟里,中原中也不得不派了芥川看着他。任务也就两个:1.陪太宰玩 2.别让他死成了。

“因为太宰治很容易无聊,一无聊就要去寻死,假如你能让他玩得开心一点会省下很多麻烦。”那时中原中也这样对芥川说,芥川惊异于一向暴躁的中原中也也会在omega的事情上缜密,而能被中原标记的omega也一定不一般。

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,这脚步声轻飘飘的,与地板有些粘连。芥川抬起头,看到一个又瘦又高的男子正从二楼走下来,他的五官生的很有一种阴郁的漂亮,眉毛细长,一双桃花眼,就是皮肤太过苍白,显得他的面容似乎有一些灰气在,倒像是一种噩梦一般的美了。他露着的手和颈子都缠着绷带,打着一副光脚走到了芥川面前,然后他说,“我们走吧。”

芥川龙之介,在黑手党内部打摸这么多年,第一次,第一次带omega外出。

他开着中原那台拉风的红色跑车,太宰治坐在他旁边,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贴在窗玻璃上,芥川能在玻璃上看清他那张脸:像是鬼魂一样浮露在外,红红绿绿的车灯从上面滑过。他在抽烟。其实他抽烟的仪态很优美,又有一种瘾君子独有的疯癫。风很大,他嘴里和手里的烟都被风带着呼啦呼啦地往车屁股后面飞,拉成一道很细很细的灰色沙漠。

察觉到芥川看他的眼神,太宰治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一下,是眼珠吊在眼尾,看着他笑的那种笑法。芥川以为他要说小心点开车,可他没有,他又低下头去咬那一点点烟。他们开了大概十五分钟,最后到了中原中也钦点的那家餐厅,名字很幼稚,叫“Rabbit”。中原中也的控制欲惊人,他交给芥川的纸条上几乎写上了太宰未来三天所有的行程,准确的说是他该有的行程。他先下了车,很绅士地绕到另一边给太宰拉开了车门。太宰治没有动,他翘着二郎腿,手指还死死捏着那支烟,几粒烟灰落在他的膝盖上。芥川不方便催促,也就与他僵持着,太宰治终于在换腿的时候开口说话了,他说他不想去。

“这是中原先生为您安排的餐厅。”
“操他的中原中也。”
太宰治笑了起来,他笑得似乎要从喉咙里咳出腺吅液,芥川眼睁睁地看着他扯住自己的领带,把自己往下拉——他贴在他的耳朵边上说话,温暖的呼吸带着omega甜丝丝的味道,像昆虫的小脚伸进了他的耳朵里,“去帮我买几瓶酒,然后带我离开这个地方。”他的手指在芥川领口的那只温莎结上意有所指地摩擦着,指纹在光滑的结上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,这声音和他的说话声混淆在一起,光凭声音营造出一种梦幻而又风情的氛围。芥川几乎是下意识地答应了,他在下一秒才发现这家伙绝对是一个调情高手。太宰治放开了他,冲他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,芥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脸红了,但太宰治的味道像烟一样停在他的鼻尖,太宰治,他一直让他联想起烟,烟尘,烟火,甚至是佛堂里点起的青烟。

但不管怎么样,太宰治是用来宠的,芥川还是替他去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。这回他上道了很多,刚上车就问“去哪里”。

“不知道,”他扳开了一听啤酒,“往前开。”

夜间的风吹得芥川两颊冰凉,他听见太宰的领子啪嗒啪嗒地拍在脖子上。太宰任性得不得了,一直指使着芥川往前开,再往前开,他们绕过了中城大厦,从车流的高潮中脱颖而出。离开了闹市,空气变得凉而凝止,头顶的天堂闪出一点若隐若现的轮廓。太宰的头发在风里作响,他的发梢又飘出了甜味,像是夏天的味道。芥川诧异地发现这种味道越来越浓,他回过头,太宰的眉眼都正对着他,笑得像一只狐狸,芥川猛地踩了刹车。现在他闻出来,这味道是烂了的橙黄色的果子,人和果实都只有在腐烂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这么馥郁的香气。中原中也的味道也很冲,像加了香料的烈酒,又像一滴暴风雨,让人的鼻腔发冷。可他依然压不住太宰治,太宰治太过边缘化,他的味道更像一种熏香,譬如死亡。难以相信一个人类的身体会有这么大的容量,承受这么极端的香气。芥川看着他,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解开袖口的纽扣,把袖子往胳膊肘上推。那一瞬间芥川觉得没有任何一个alpha的标记能抹去太宰治的味道,颓靡的香味,浓烈的;甜味里嘶哑的苦味和腥味,那是世俗的味道,可又有一股高高在上的烟味,具有禅与美的意象。太宰治侧身揽过芥川的脖子,缓慢地亲吻他的嘴唇。芥川龙之介思考了一下被老大发现之后从阳台上踢下去的画面,一把扣住他的脑袋与他交换了那个疼痛的吻。太宰治的笑声在他的喉咙口响起,芥川突然觉得头疼,太宰治不会属于那些第一眼就为他着迷的alpha,因此他不会属于中原中也与芥川龙之介。他的香气钻进了芥川的胃部,芥川只能拼命吻他。管他的呢,他对自己说,忘掉了中原中也的手枪和二十一楼那间阳台。在那么一会儿太宰治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他的全部,他不再去想太宰治为什么吻他,或许他就是想做一场,或许他就是那种干什么都没有原因的人,他只是想与生活做点没什么意义的抗争。

芥川搂紧了太宰治,在他的皮肤上听见了叹息声。






End

*仅仅是一条复建的小鱼,坚持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❤️












Sin 05

喵嗷嗷:

原作:黑执事 book of circus


CP:库洛斯.温莎(原创人物)X joker


注意:原创人物/调教系






  被束缚着,行动和视线都被剥夺,joker裸身跪在地毯上,印度来的、做工优良的毯子刺得他膝盖有些痒。他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,深怕惹恼了那个恶魔。


  看不见的情况下,时间变得格外漫长。他不知道到底过去的多久,膝盖已经开始颤抖,被缎带捆缚在身后的双手也酸痛不已,唯一让他稍感安慰的是,他并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。


  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的绝对静谧也在折磨着人心,空气中淡淡的怪异香味也渐渐浓郁。


  义肢和残肢相接的地方已经疼痛难忍,joker想到了他第一次装上义肢的情景——


  那时医生的义肢还是用木头为材料,没有打磨过的木材遍布着小小的刺,刚戴上就痛楚不已,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最麻烦的是,第一次得到义肢的他兴奋不已,晚上要卸下义肢的叮嘱被他抛之脑后,很快,断肢就化脓了。


  要治疗脓肿必须先将其划破,挤出脓液,然后再用刺激性的药粉撒于其上,包扎。


  他记得那个时候Beast和Dagger都痛的忍不住哭出来,唯一强忍泪水的他时候被父亲大人温柔的摸头安慰了。


  耳边仿佛萦绕着那两人的哭声、其他人的嘲笑声和医生慌乱的劝解,视线一转,坐在椅子上的父亲大人正慈爱的看着他们。


  他忍不住笑出来,然而唇角下一秒僵住。他看到父亲大人躺在血泊中,暗红色的花朵盛开在洁白的衬衫上,天真无辜的展示自己的美丽。空气中似乎变成了一把无形的刀,缓慢的划开父亲大人的衣物和缠绕在身体上的绷带,孩童的细嫩肌肤通过黑色丝线联系粘固在他的身上,纯白无暇的令人作呕。那把刀继续向下划着,人类的皮肉如虚空之物,流畅的翻开。黄色的脂肪,暗红的内脏,惨白的骨架,都袒露人前。


  ——简直就像屠宰场的一头猪。


  自己、怎么会这么想?


  还来不及自我厌恶,小小的影子从淌到不可见黑暗处的血泊中爬起,赤着脚、踩着血来到他面前。


  “杀人犯。”


  “骗子。”


  “魔鬼。”


  呆滞如木偶的孩子们居高临下看着他,面无表情,眼神死板,却机械的重复着这些话语。


  不是的、不是的、我……我……


  joker张开嘴,想说什么,任何的辩解之词都如此的苍白无用。他看着这些孩子用小小的手在自己身上抓挠,皮肤随之剥落,血从他们身上流出,他们仿佛也没有感觉。


  “住手!住手!求求你们住手!”


  他绝望的大喊,伸出手抓住离他最近的那个孩子的手,入手却是腥粘的液体和软软的肉感。那孩子明明是个文静的女孩子,力气却大得惊人,她一点都没有收到joker的影响,自顾自的扯开衣服,露出同样斑驳不堪的胸膛。


  她五指成爪状,挖开自己的胸口,扭断一根肋骨,递到他的面前:“我的骨头好用吗?”


  她这话一说完,其他的孩子们都纷纷从自己的身上扯出一截骨头递到他面前,重复的问道。他们的音量越来越多,声音也越来越多,仿佛有更多的孩子加入了他们。


  他身边的另一个蓝眼睛的男孩子用小小的手伸向自己的眼窝,挖出自己的眼睛,那两颗黑窟窿却一直盯着他。他的脸上甚至挂上了一个微笑:“父亲大人会满意我的眼睛吗?”


  他说完这句话,整个人突然僵住。如按下了定格键,所有的声音都平息了,所有的孩子都定格了。


  极端的安静令joker茫然的看着他们,灰蓝色的眼中不知何时流出了眼泪,扭曲的脸和真正的小丑无疑。


  “啊啊啊!!!”


  突然,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,然后所有的孩子都为了响应这声音似的,一同尖叫。


  “不要!我想回家!爸爸!妈妈!!”


  “求求您放过我吧!!!”


  “我不想死!不想死!”


  每个孩子嘴巴里喊着类似的话语,他们的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,十分诡异。


  但是唯一的观众已经没有闲情逸致来挑剔了,他已经捂着耳朵,额头抵地,狼狈不堪的蜷缩在地面上大声哭泣,崩溃的嘶喊了。


  够了!够了!为什么我要听话!为什么我要接受父亲大人的命令!为什么我当时会认为他真的是个好人!!


  joker说着没有人能听懂的、混杂着哭泣和悔恨的话语,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否定一切。


  孩子们的尖叫还在继续,他的精神逐渐崩溃,离癫狂只有一线之隔。


  “看来你想到了不好的东西。”


  冰冷低沉的声音如剑,刺破这一切地狱之景。


joker呆呆的盯着眼前的库罗斯,他的身后是灯火通明的温暖寝室,温暖华丽,和地下的杀戮场截然不同。


  他全身颤抖的极其厉害,嘴唇张张合合,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发出了声音:“……殿下……”


  “乖孩子,没事了。”


  库洛斯一下一下抚摸着joker的头,动作轻柔,态度和缓,竟有一种温柔的错觉。






  “过来,我的男孩。”


  坐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浴袍,浅到几乎看不见的笑容在金发碧眼的衬托下,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如文化复兴时期画作中的天使——


  圣洁禁欲却又充满了人性的光辉。


  宛如忠诚的信徒,他膝行向前,爬到男人的脚边,仰起脸看着他,眼底尽是迷茫。


  空气中的异香淡到几乎消逝,精致的香炉上方正袅袅的飘出最后一点烟气。库洛斯微微倾身,指尖点在joker的额前,眉宇微皱,毫无感情的眼中此时也充斥着悲悯。


  joker凝视着他,眼中慢慢的浮上水雾,浓的快滴出来了。


  “殿下……我……”他哽咽着,话语堵在酸胀发痛的喉中,迟迟未出。


  库洛斯摸了摸他的脸颊,温柔至极:“我宽恕你。”


  “……啊?”过了一会儿,joker才迷茫的挤出了一个疑问词。


  库洛斯微笑着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,重复了一遍:“我宽恕你。”


  joker仰起脸凝视着他,眼底水汽氤氲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哽咽着,话语都被堵在喉中,迟迟说不出口。


  “神爱世人,只要你相信他。”库洛斯的左手绕道joker的后脑勺,微微用力。毫无防备的joker被这么一带,半趴在他的膝上。他汗湿的额发被男人修长的食指撩开,露出渗出冷汗的额头,他睁大了双眼——


  一个轻柔到几乎不能被感知的吻落在他的额上。


  “你的罪孽终将赎清。”




-end-

Sin 04

喵嗷嗷:

原作:黑执事 book of circus


CP:库洛斯.温莎(原创人物)X joker


注意:原创人物/调教系






please click here

Sin 03

喵嗷嗷:

原作:黑执事 book of circus


CP:库洛斯.温莎(原创人物)X joker


注意:原创人物/调教系




please click here